能源的未来在哪里 能源治理如何应对大气雾霾

OFweek节能环保网讯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阐述了未来六年我国能源发展的总体方向和主要任务。 “能源的未来”高峰论坛18日在北京举行,通用电气(GE)作为论坛全程合作伙伴。 在“CBNBlue”的背景下,出席活动的嘉宾共同点亮了象征“能源未来”的节能灯。

主办方表示,举办本次论坛就是为了回答这样的问题:能源的未来在哪里? 如何实现? 未来的能源会以什么形式存在? 中国将如何改革能源体系、参与全球能源治理? 面对公众关心的大气雾霾问题,我们该如何应对? 如何保障中国能源安全?

与会嘉宾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嘉宾:

范弼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

韩国文化科学技术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

杨磊 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副司长

赵刚 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可再生与新能源国际科技合作项目办公室副主任

王进 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

新格局:油气供大于求

范弼:有两件事会对世界未来的能源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一是北美页岩气革命,二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谈判受挫。

页岩气革命后,全球油气储量大幅增加,油气出现供大于求的多点供应局面。 气候变化谈判的挫折减轻了国际社会限制化石能源使用的压力。 在可预见的未来,优质化石能源将成为能源消费的主体。 发达国家早已进入油气时代,而中国却长期处于煤炭时代。 改革开放后,我们经历了温饱、小康的过程。 如果到2020年我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能源结构仍以煤炭为主,这将进一步加剧对资源和环境的破坏。 这种小康很难说是全面的。

那么,是什么限制了石油和天然气的使用呢? 我认为主要是理念和制度的问题。 我们在能源安全问题上的思想还不够解放。 一是对供应安全的担忧。 认为油气对外依存度过高,在一些突发情况下会出现油气短缺的情况。 二是对价格安全的担忧。 认为,国际石油市场易受政治和金融影响,油价过高将加剧经济危机并超出可承受范围。 三是担心渠道安全。 人们认为,过度依赖一些热点地区的油气运输会带来政治和安全风险。

这些担忧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但过度的担忧也导致了重煤轻油的倾向,从而限制了油气的使用。 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对环境危害严重,雾霾频发与煤炭燃烧密切相关。 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控制煤炭排放,但最根本的办法是减少煤炭使用。

制约油气利用的另一个障碍是体制。 中国油气行业由少数上下游一体化企业经营,抑制了竞争,扭曲了油气价格。 美国这几年能源价格的下降提高了制造业的竞争力,导致“再工业化”的出现。 今年以来,国际上美元升值,油气价格下跌。 中国能否享受到由此带来的红利,取决于油气行业的开放程度。

近日,中美就应对气候变化发表联合声明。 美国因大量使用页岩气代替煤炭,在气候外交方面变得积极主动,显着减少了碳排放。 我国也拥有大量页岩气资源,但由于体制限制,能够参与这一事业的投资主体仍然很少。

拐点:油气时代呼唤改革

范弼:未来突破传统能源格局需要思想和制度上的调整。 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能源代际更替是大趋势。 发达国家不使用石油是因为煤炭用完了,但当它们需要使用更高品质的能源时,自然就进入了补充新能源的时代。 这一飞跃带来了生产力的巨大飞跃。 其次,要进行机构改革。 从油气区块的转运开始,经过勘探、开采、流通、炼制等环节,输送到千家万户的油箱和厨房。 必须进行全产业链市场化改革。

一个伟大的国家,不一定要赢在起点,而一定要赢在变革的拐点。 世界油气时代将持续很长时间。 如今,中国进入改革新时代,全球油气价格开始进入下行周期。 能源工作者应该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尽快推动我国能源代际更替。

杨磊:中国页岩气资源丰富,页岩气发展取得了良好开局。 中国在技术和装备上已经取得了突破,但在系统化、工厂化运作方面还需要一些改进。 但关键不仅仅是技术和资金,更重要的是一个制度,一个鼓励更多投资的制度。 我们应该用更多市场化的改革方式,推动我国页岩气革命早日到来。

韩文科:中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共识对于推动巴黎谈判、达成世界减排协议至关重要。 中美两国温室气体排放和能源消耗均占世界总量的40%以上,都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 这次达成的共识表明两国确实做了充分的准备。

经过多年努力,中国探索了如何在改变能源结构的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路径。 目前,中国已经面临未来能源可以走一条相对清洁、环保、低排放的道路。 我们看到了可再生能源、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未来。中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的共识将发挥引领作用,特别是推动中国能源领域的生产革命和消费革命。

王进:中国能源行业正面临巨大变革。 改变不仅涉及公民意识的提高,还涉及能源效率的提高、能源核心竞争力的增强。 在顶层设计上,制度要革命,技术、生产、消费都需要革命。 能源改革将是未来几年的一件大事。 这将为中国能源行业带来很多机遇,但也将伴随着很多困难。 这是改革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 我们必须做好充分准备迎接这一改革。

赵刚:应对气候变化需要能源结构发生重大变化。 如何走向清洁能源,是中美乃至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 中国和美国有很多共同点。 几年前,中美两国政府发起成立中美清洁能源联合研发中心,希望通过联合技术合作和技术研发,推动技术创新和产业应用。 目前,项目各方均参与其中,并取得了丰硕成果。 下一步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联合科研成果应用和示范,促进工业化,并通过这一努力调整两国的能源结构。

保障能源安全的战略思考

王进:从国际上看,油气市场处于供过于求的局面。 从国内来看,能源结构失衡十分严重。 改革多元化是解决中国能源安全问题的重要抓手。

赵刚: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核心是技术,关键是市场,主体是企业。 做好这三方面工作,能源安全问题就能得到有效解决。

杨磊:总而言之,多元化、市场化、国际化是保障能源安全的根本。

韩文科:在能源安全方面,国家关心的是国家安全,企业关心的是如何提供可靠、清洁、满足未来需求的能源。 现在看来,由于科技的发展,资源越来越丰富。 未来,从国家和企业角度保障能源安全,必须不断追求可持续、清洁、低碳,追求更适合人类未来的发展。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