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组织向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发起环境公益诉讼 园方动物园不会自己的动物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今年10月10日,北京市昌平区多元智能环境研究所(下文简称环境研究所)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消息称,环境研究所向厦门中非世野野生动物园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发起环境保护民事公益诉讼,该诉讼于10月7日由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诉讼状中,环境研究所提出6条诉讼请求,除了要求中非世野野生动物园公司停止动物、采取符合动物习性的饲养方式,还提及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至今尚未编制环境影响评价报告,此前曾因非法占地、违法建设受到处罚等。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2022年年底以来,厦门中非世野野生动物园(下文简称中非世野动物园)因明星鳄鱼小河被指生活环境肮脏、健康状况堪忧引起争议,动保人士认为,如此饲养鳄鱼有之嫌。对此,中非世野动物园工作人员表示,动物园没有理由自己的动物。多地专家来园区考察后,也都认为园方不存在动物的情况,动物的生活环境没有网传的那么差。

环保组织起诉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原告北京市昌平区多元智能环境研究所与被告厦门中非世野动物园有限公司生态环境保护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已由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10月7日受理,案号为(2023)闽02民初933号。

10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通过法院系统公益服务电话12368查询到,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确实受理了(2023)闽02民初933号案件。

起诉状中,环境研究所提出6条诉讼请求,包括请求法院判令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立即停止动物、编制环境影响评价报告、采取符合动物习性的饲养行为等有效措施,消除对环境公益的危害风险等:

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违法建设、动物等危害环境公益的行为;

2、判令被告赔礼道歉,对其损害环境公益的行为在全国主流媒体及福建省主流媒体上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3、判令被告消除危险,编制环境影响评价、采取符合动物习性的饲养行为等有效措施,消除对环境公益的危害风险;

4、判令被告恢复原状,将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拆除,归还非法占用的土地,不履行的,由法院、原告共同选定第三方单位代为承担责任,所产生的费用由被告承担;

5、判令被告对园区内动物受到的长期创伤进行赔偿或者给予长期康复治疗;

6、判令被告承担本案检验、评估费用,合理的律师费以及原告为诉讼支出的差旅费等费用(最终以确定的数额为准)。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部分) 受访者供图

天眼查显示,北京市昌平区多元智能环境研究所成立于2015年,业务主管单位为北京市昌平区科学技术委员会,曾以大气污染、土壤污染等案由,向从事矿业、环卫、水电开发等方面的公司提起公益诉讼。

2022年12月,环境研究所因大象表演起诉西双版纳野象谷景区,成为全国首例亚洲象公益诉讼案。野象谷方面则在法庭上及回复群众咨询时多次表示,景区不存在大象的行为。2023年4月10日,该案在昆明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环境资源审判巡回法庭开庭审理。截至目前,该案尚未宣判。今年7月以来,西双版纳州的野象谷景区内的大象展演内容出现显著变化,跳舞转呼啦圈等拟人的表演被取消,换成了喷水、洗沙浴、吃水果等更贴近自然行为的展示。

10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中非世野动物园相关负责人,对方均未接听。

鳄鱼王被指饲养环境差

园方:不可能动物

起诉状中,环境研究所提出,中非世野动物园饲养的亚洲最大人工圈养鳄鱼小河健康状况堪忧,生活环境不理想,园方对小河有之嫌。同时,中非世野动物园内的孔雀、老虎、骆驼等动物的生存环境不符合动物福利要求。

曾多次前往中非世野动物园探望小河的爬行类动物爱好者何先生(化名)介绍,2022年,有爬行动物爱好者慕名去动物园看小河时,发现小河生活的水体浑浊不堪,漂浮着垃圾杂物,水深不及鳄鱼背。爱好者拍摄了小河的视频分享到网络上,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关注小河的现状。红星新闻记者翻阅中非世野动物园抖音号看到,2018年5月15日,动物园发布了一条迎接小河到来的视频。2018年11月1日发布的视频中,池水刚好没过小河的背部。

2019年至2022年9月间,园方发布的相关视频里,鳄鱼活动的水较浅,鳄鱼背部完全暴露在水面上。何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水深过背对于鳄鱼非常重要。小河体型庞大,需要生活在深水中。一个几百斤的大家伙,如果没有水的浮力帮助它支撑体重,它的内脏会被压迫,容易出现内脏衰竭。

何先生认为,至少在2019年至2022年间,中非世野动物园内鳄鱼池的水太浅,无法帮助小河支撑体重,且水质污浊,不利于鳄鱼健康。

2022年12月中旬,网友发现小河的圈舍经过了打扫,水体加深,没过了鳄鱼背。

据厦门市翔安区融媒体中心报道,今年4月20日,媒体随各方人士前往中非世野动物园探望小河时,可以看到鳄鱼养殖池内配备有遮阳棚、水暖加热器等设备,用以保持合适的水温。园方负责人周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前园区确实在管理、饲养方面有一些瑕疵。在网友监督下,我们在逐渐提升。未来希望网友继续对我们进行监督,我们会继续努力。

2023年5月,何先生等熟悉爬行类动物的爱心人士和相关管理部门工作人员一道,前往中非世野动物园探望小河,为改善小河健康状况向园方提出具体建议。当时,何先生注意到,小河腹部和尾部有紫红色肿块,属于冻伤,推测是园方此前在冬季没有妥善使用加温设备导致的。在管理部门指导和帮助下,园方再次对鳄鱼圈舍进行了完善。

何先生认为,目前,小河皮肤溃烂的问题有所好转,但总体健康状况依然不容乐观。由于小河体型庞大,内脏损伤暂无法查明,可能要做最坏的打算。

▲饲养环境有所改善,但小河健康状况被指不容乐观 受访者供图

10月11日,一名中非世野动物园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动物园没有理由自己的动物。多位专家来园区考察后,也都认为园方并不存在动物的情况,且动物的生活环境没有网传的那么差。动物园也通过网络直播等方式,向外界公开动物的情况。

动物园曾因未批先建被处罚

环境局:25栋无手续房屋已拆除

天眼查显示,厦门中非世野野生动物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位于福建省厦门市,是一家以从事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为主的企业,经营范围包括动物园管理服务、野生动物保护、水族馆管理服务、休闲观光活动等。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显示,2019年,中非世野动物园有限公司曾因非法占用农地被处罚。根据判决书,2009年,周女士经营的厦门七彩谷实业有限公司拟将其经营的海沧野生动物园搬迁至厦门市翔安区。2010年,周女士等人注册成立厦门中非世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中非世野旅游公司)。2012年,福建省林业厅审核同意翔安动物园一期工程建设项目使用翔安区集体林地9.4808公顷,并要求依法办理永久用地审批手续及林木采伐许可证。2014年,中非世野旅游公司开始建造园区。后因未能完成用地审批手续,动物园建设项目暂停。

2015年,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成立后,在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核批准的情况下,于2016年重启动物园建设工程,建设动物笼舍、假山水池、表演台、办公用房等建筑物设施,开始驯养动物、经营动物园项目。

2017年8月2日,厦门市森林公安局对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一案立案侦查。2018年,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委托厦门绿盟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复绿造林作业设计,计划由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投资8.1379万元,在厦门市翔安区涉案区域内人工造林,并确保存活率。周女士出具一份《保证书》,承诺其将严格按照上述计划造林,自愿向法院缴纳补植复绿保证金8.1379元。法院判决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罚金20万元;周女士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罚金10万元。

另有厦门市翔安生态环境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9年,翔安生态环境局发现,中非世野动物园尚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决定对中非世野动物园公司作出罚款2万4千元的行政处罚。

今年10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以市民身份向翔安生态环境局咨询中非世野动物园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办理情况。环境局工作人员介绍,由于中非世野动物园的相关土地性质还不属于建设用地,目前不能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动物园未经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就实施项目建设,生态环境局于2019年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土地性质变更涉及多个部门,需要协调兼顾当地居愿等,因此中非世野动物园的用地审批办理时间较长。目前,中非世野动物园的土地性质变更工作尚在进行中。

环境局工作人员表示,今年,环境局多次前往中非世野动物园沟通、监督。据了解,动物园未批先建的28栋无手续房屋,已拆除25栋,剩下3栋卫生间未拆除。

环境局工作人员介绍,中非世野动物园所在片区目前没有自来水,5口约200米深的井只有一口能取水。为了满足用水需求,动物园会从其他地方买水,用槽罐车拉到山上使用。针对用水不便的问题,翔安区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后,通过了相关自来水管网改造方案。

10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翔安区农业农村局询问小河的近况。工作人员记录了记者的问题,表示将移交给相关部门进行处理。截至发稿前,记者尚未获得回复。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